科學的推演與落實讓人類更理解自然與生命
常駐專欄
2012/11/05
潘念宗醫師 中西整合癌症病理的突破

 

中華生命電磁科學學會理事長 樓宇偉 博士
2013-09-15


一、 介紹潘念宗醫師的機緣

去年(2012)因為本會前輩崔 玖醫師的主動與熱心,為了紀念過去四十年 台灣在美國接受針灸與中醫療法的關鍵貢獻,而在財源與主辦單位都尚未敲定的情況下,決定 了在九月到十一月中的兩個月時間,舉辦了共有九次演講 的一系列 “傳統醫藥學整合及國際化成果展 與 專題討論會” 。使得本會很多非醫療專業的理監事們,在十一月十八日的那次 “第十四屆黃民德醫師紀念研討會”全天會議中,第一次接觸到潘念宗醫師的中西整合癌症病理的理論與臨床,讓我們非常印象深刻。所以本會立即邀請潘醫師為我們學會在四月舉行的年會主講介紹他的理論,並且隨後請崔 玖醫師擔任評論,並且排在新一系列活動的五月開場。隨後連七月份 陳國鎮教授有關能量儀器的演講,也空出了與潘醫師互動問答的時間。

顯然潘醫師在中西醫界已經因為多年在榮總擔任病理科專任醫師,與黃民德及馬光亞中醫師共同參予蔣經國先生的糖尿病醫療團隊,後來又擔任中國醫藥研究所的 B型肝炎(國病)研究小組召集人,而在醫界 小有名氣。尤其他受到黃民德醫師 與 陳立夫先生等人研究與發揚中國傳統醫學的精神所感動,在1992年以後將他的精力與熱情專注的奉獻給乳癌病理的研究。經過不斷的吸收歐美最新醫學知識, 學習使用高精度的汞元素測試儀器與非傳統(但是被美國醫界與政府認可)的肌力測試方法 ,思考中醫五運六氣 (黃民德先生對於五行之氣在臟腑能量傳遞循環的獨特現代觀點) 的運用,在大量病人的臨床醫療實務上反覆驗證與修正, 而在去年能夠將一個真正整合了中西醫最新與最核心思想的癌症傳導機制與能量循環的模式建立完成,並且有效的在一個醫生能處理的病人中治療與遏止這種人見人怕的 二十世紀絕症。讓我們覺得真是躬逢其盛,終於讓我們這一代看到理論與實務都清晰與實用的中西整合醫療的強大威力。

潘醫師本人非常好學, 每次在國內外有機會與 癌症專家切磋學習 的機會都不放過。譬如今年(2013)中研院在六月中所開的生化研究成果發表會,與衛生署在七月中所開的國際癌症研討會都有他的身影 。他一方面吸收目前生化醫學對於基因細節機轉的最新知識,另一方面也測試他自己的心得與觀念的正確性。 而在這些年的測試互動中,使得他對於西醫現有知識的有限與分散體驗更深,因而需要中醫能量傳遞觀念的關鍵性整合與定位的信心變得更為清楚與堅定。

我發覺潘醫生對於黃民德先生的懷念相當的令人心暖,而且他每年主動自發的開辦研討會來紀念黃醫師的行為更令人印象深刻。他在去年十一月的演講就是以 黃醫師1993年的一篇回顧文章“從近代物理、化學、力學諸觀點,透視古老的中國醫學”為開場。另外我也常從王唯工教授與 崔 玖醫師處,聽到他們對黃醫師的尊重。雖然我自己沒能夠親自認得黃醫師向他學習, 但是他能夠讓這三位讓我佩服的前輩所懷念, 一定有其過人的才華與貢獻。只可惜未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在中醫界算是英年早逝了。像會照顧自己身體的馬光亞老中醫就活到也同時看病人到九十多歲才走人。

潘醫師將古今七大中醫學派的理論,放在黃民德先生對於五行之氣在臟腑能量傳遞循環的獨特現代觀點之中,就發現了一個他稱為 365天循經論治(與一年365天沒有關係,而是六個不同臟腑之間,按 木、 火(又分君火與相火) 、土、金、水的五行能量傳播順序)的任何病理的治療先後與循環週期順序。如果再加上他由最新生化醫學對於基因、幹細胞、 端粒酶 等等癌症機轉細節的了解,與傳統傷寒論由外入內的六經辨證基礎,就可以針對於乳癌 (或任何其他癌症,甚至任何複雜疾病) 採取中西整合的醫療手段。其中包括以物理共振為基礎的肌力測試方法, 與以中草藥為能量媒介的排毒療程。

我在去年初步接觸了以上三部分核心觀念:
一、黃民德先生的五運六氣,
二、潘念宗醫師的365天循經論治,
三、潘念宗醫師加入生物化學與物理共振的中西整合醫療
之後。為了進一步了解潘醫師的核心思想,就向他借了教學錄影帶,並且仔細的去聽今年 4月21日、 5月10日、 7月19日三次舉辦的相關演講(錄影均可在本會網站上看到),終於可以大致的為大家介紹這重要的醫療科技突破。

二、以圖例介紹潘念宗醫師的癌症病理

為了能夠畫出這個圖,潘醫師花了將近二十年。(此圖為2013年9月10日版,由多國的著作權法律所保護,並經潘醫師本人同意後,在本會網站與作者著作中運用,請勿複製或傳播, 給予網址分享即可。)但是更為公平的說法可能是在中西醫交流了兩百多年之後, 即使在台灣這個傳統中華文化保存最好的地方, 雖然原來醫療系統是以留日與留美的西醫制度為主流,但是至少允許與支持了中西醫整合在少數地方自由發展的環境,還仍然要經歷了六十年的互動,才終於讓一個國防醫學院畢業的寮國華僑在前輩無私的支持與期許之下,找到了中西整合的癌症病理。在這整個放大了十倍時空的科技歷史視野之下,更可見到要達成像醫療整合這種牽涉到改變科技文化典範的整合與創新的不容易。

這圖的起點是人體的正常幹細胞(圓圈上方)與正常細胞(圓圈上方靠左),而終點是癌症幹細胞(圓圈下方)與癌細胞(圓圈中間)。

左邊外圈向下的箭頭是西醫(現代科技)對於癌症機制的了解。像是細胞因微生物影響而發炎或壞死,因為褪黑激素不足與氧化壓力造成自由基增加,細胞能量因為汞、苯、砷、石棉等毒素與不和諧的輻射汙染而降低, 造成細胞凋亡(APOPTOSIS)以及基因染色體端粒受損,最後導致癌症幹細胞(像CD24 、CD44 等等幹細胞,只在2003年之後才被逐漸發現)形成。然後才由癌症幹細胞產生癌症細胞,逐漸傳播於病灶與全身。

左邊內圈向下的箭頭是中醫(傳統能量共振科技)對於癌症機制的了解。像是傷寒論的六經辨證,把外邪按照太陽(膀胱經與小腸經) 、少陽(膽經與三焦經)、陽明(胃經與大腸)、 太陰(脾經與肺經)、 少陰(腎經與心經)與厥陰(肝經與心包經) 的能量共振順序由體外逐漸傳入人體內部, 同樣也會導致癌症幹細胞的形成。
 
至於下右邊外圈的幾項形成癌細胞的促進因素,如因為情緒或其他壓力,胰島素抗拒性,汞毒素累積,長壽基因活力下降等等因素的拉鋸,也會進一步造成下列五種細胞生物化學特性改變(變弱 下降或反而毒素活躍),而導致癌細胞增生。

三磷酸腺苷(Adenosine triphosphate, ATP)是一種核苷酸,作為細胞內能量傳遞的分子交換媒介,儲存和傳遞化學能。當能量下降時容易累積乳酸。

乳酸(Lactates) 累積過多會造成細胞氧化環境改變,引發血管內皮生長,平衡改變,有可能形成癌細胞。

缺氧導引因子( Hypoxia-inducible factors, HIF)是形成端粒酶與癌細胞的因素。

抗新生血管形成因子(anti-angiogenesis factor, AAF)新生血管是癌細胞從休眠期轉變成惡性、生長迅速,是可能侵襲其他組織的關鍵。抗新生血管形成因子則反制此種作用。


血管內皮生長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 VEGF) 在有癌細胞生長的情況下,多種致癌因素觸發致使促血管內皮細胞生長因子的數量激增,遠遠超過抗血管內皮細胞生長因子的作用,以血管為主的脈管大量生長,為癌細胞提供了優越的生長環境。


至於上右邊外圈的ATP三磷酸腺苷的下降,又與黃民德與潘醫師所提出的中醫五運六氣的能量在人體臟腑之間的傳播相關。只要掌握到了能量傳播的規律(365天的循經論治) ,就可以用排毒 (要採用食療、藥療、洗四肢體表、適當的磁石強度 等) 與啟動關鍵穴位的方式,阻止癌症幹細胞在人體全身流動的趨勢。甚至讓人體自己的排毒與自癒機制啟動,讓身體回復到正常幹細胞繼續運作,而讓癌症幹細胞進入長時間睡覺的理想健康狀態,由源頭上去解決癌症細胞作亂的問題。


講完這個大圈的結構之後,我們還看到上下三個方塊, 分別寫了幾個卦象與穴位的名字。 上面方塊代表正常T幹細胞在四個穴位位置可被測得。 下面兩個方塊代表健康人(右邊)與病人(左邊)的癌症幹細胞可被測得的兩個不同穴位的可能位置,它們因為父母遺傳而因人而不同。而且病人身上的會流動的癌症幹細胞所在位置可能因為每人共振療法(特定起始)穴位與不同周期(褪黑激素下降特定起始)時間而不同。不過流動的穴位次序卻是每個病人都一樣的。


三、潘醫師癌症病理的獨特與值得深入探討的方向

以上就是潘念宗醫師研究中西整合乳癌病理的大致內容。它似乎對於初步接觸的外行人(包括航太專業的作者)來講是相當複雜的整合病理循環圖,但是我們只需大致了解這圖的病理實作與傳統中西醫理分別對癌症理解 診斷與治療有什麼不同,就足夠評估是否值得我們個人再花時間與精力:


一 ) 它將最新的生化研究,如癌症幹細胞、長壽基因、毒物生理、褪黑激素、端粒酶、 輻射汙染等各個獨立的病理研究,很清楚的放在中醫經典的六經辨證與五臟六腑(亦即五運六氣)的能量循環新架構上定位與定性,讓原來零散的獨立研究與治療手段有了整合視野。


二) 運用來自西方同類療法的肌力測試與東方經絡穴位結合的共振檢測,快速的找到毒物(尤其是汞與苯化物)在病人經絡之間傳播的穴道位置與下一階段可能會流竄的順序。避免了中西醫傳統上治癌多半用亂槍打鳥,全面撒網的不得已作為。減少未來醫院按目前醫療標準程序動手術 與化療, 卻讓病人因其他副作用而死亡的不堪結果。


三)對病人的臨床治療主要用食療(吃地瓜葉等) 、中草藥外噴、 洗滌 、內服、磁石外敷,以達到促進血液循環、催汗排毒與停止繼續累積毒素的目的。原來我們的身體本來就會排毒, 但是當我們因為心理或其他因素造成身體能量不足(細胞內長壽基因、染色體端粒等活力指標不足) , 而且身體因為長期裝了假牙(含汞的填充物) 、佩戴飾物 (因為鍍鉻發亮而含有微量汞的眼鏡框、皮帶頭、手表、耳環等) , 吃各種加了添加物的食品(如毒澱粉、毒奶粉、毒茶葉 甚至因為服用超量而有毒的天然草藥與西藥) , 喝帶有微量汞信息的水( 因為不知情而採用了鍍六價鉻而含汞的水龍頭或是熱水器所造成) 或是攜帶與使用各種不和諧的電磁發射裝置(如手機 電腦等) 而超越了身體能排毒的能力,才會逐漸發展出癌症幹細胞。這些中草藥也只是暫時幫助我們的身體提高一下排毒的能力。


顯然潘醫師在理論上整合了中西雙方最新與核心的癌症病理,而且又發展出快速的診斷與簡單的治療方法。但仍可能難於短時間內被習慣於主流醫學的醫療專業與科技人員甚至病人所接受,尤其因為同類療法的肌力測試法有其一定的理論與實作挑戰,而尚未被國內主流接受的。 因此我們必須深化研究很多因為這種新的整合病理所帶來的挑戰。譬如 :


為何肌力測試僅被美國政府與醫師公會認可由醫師執行? 而同類療法卻被美國醫界表面上排斥但仍然在一些重點實驗室運作? 而歐洲卻並不排斥? 這裡面的歐美複雜利益糾葛有必要讓在亞洲的我們因噎廢食嗎? 是不是能有更客觀的生物能測試方法? 在找出這生物能測試方法的儀器之前,是否可用訓練人才與交叉驗證方式做測試?


為何細胞活性物質(如長壽基因 )會同時與癌症幹細胞被某種草藥引導而被微量測量出來?為何長壽基因與癌症幹細胞相互之間承現蹺蹺板似的消長關係?


為何用簡單與便宜的藥水在飯後洗手洗腳就可以早期檢測癌症幹細胞? 為何某些中草藥可以有效的排毒? 而有沒有其他的取代物?


為何正常幹細胞與癌症幹細胞會在人體特定穴位與經絡出現? 它的生理與病理意義是什麼? 為什麼它又與四象與八卦相關?


為何癌症幹細胞會在經絡與穴位間 按一定的順序與週期循環運動 ? 為什麼採用因人而異的外敷或外帶特定磁強可以清除身體中各種不和諧的電磁信號?


當然還有更多值得醫界、科學家與社會整體思考的精彩題目 !


但是我們也要警覺到,有很多與主流醫療體制有利益糾葛的某些特定個人與團體, 是不願意看到他們昂貴的檢測儀器、治癌的藥物或手續、甚至研究單位的職位與經費,被源自中醫與同類療法的創新(或是只是中西醫平衡整合的新科學技術創新)所挑戰, 因此一定要用各種手段來打壓、忽視、最好是阻止這類的發展。這在美國與台灣都不是新鮮事。


潘醫師對於這種某些所謂的主流醫師在受了早期不完全或不客觀的洋校訓練以後,刻意的打壓中醫也不會陌生,當年蔣經國先生的糖尿病主治醫生就曾經阻止像馬光亞老中醫的意見被採納。現在當然在這些主要的洋校與國內外社會大眾都已經公開接受中醫有其特殊地位, 甚至在某些方面優越於西醫的大環境下, 應該不至於還有 “恐龍大夫”(類似於不知社會觀感的“恐龍法官")太明顯的公開反對吧? 不過我們也不能小視人類貪、嗔、癡三毒的挑戰。


由大局來看,結合了中西方能量與信息醫學的這類發現,正好是台灣產業升級的最好機會。或許可以一掃多年來我們看到電子製造業為了三、五趴這種代工的蠅頭小利而奮鬥的困境,國家創新產業藍圖也終於有機會脫離只是空叫口號,卻遲遲無法端出大塊牛肉的窘境?


四、 “憑良心 做公益事” 的最好回饋


當我正因為有機會在本會的未來科技平台又遇見一位重量級的未來醫療科技奠基者,並且高興的安排他將好東西與大家分享時。我也很樂意將自己與家人當實驗品,參加各種相關的測驗。譬如當年王唯工教授就幫過我父母測過脈象,指出他們得到高血壓的原因是身體上某塊部位的循環堵到了。只需要用刮痧、中藥與運動三方面努力就可以逐漸看進步的情況停掉西藥。但是後來因為父母不敢得罪大醫院的心臟科醫生,所以到今天還是西藥廠的俘虜與財源。(最近連韓國的有名心臟科醫生宣在光,都出了一本”不靠降壓藥 高血壓才會好”,國內由三采文化2013 年五月出版)


還好我在三年前用一味南懷瑾老師介紹的暖脾胃外敷藥(同重量的桂圓肉、花椒、艾草磨成粉,每晚用透氣膠帶封小量在肚臍上)解決了家父三年來因為脾胃寒而下痢與體重萎縮的現象,算是用(東方傳統)智慧戰勝(西方醫藥科技)迷信,扳回一城。而大醫院的腸胃科在此之前三年完全束手無策,每六個月要這位九十歲老人家回診,重複用胃鏡與大腸鏡折騰一次。還好沒把瘜肉當癌細胞,但是就是找不出原因。這些“恐龍大夫”簡直是有醫療執照的用刑官,直到家父被治好了以後一年,這主治大夫才宣布家父腸胃沒問題,但居然也沒有好奇心問原因。  

 
這次介紹潘醫師的過程,也讓我自己與家人獲益良多。首先是四月21日年會之前,我因為參加長壽基因的尿液測試,而發現我的銀色眼鏡框居然含汞, 造成我的長壽基因活力低下,到了第十二試管才被測出。當然我立刻停用了這時髦的鏡框。同時我的家人也因為聽到銀粉補牙的危險,去潘醫師實驗室用俄國高精度儀器做了呼吸中超微量汞測量,發現真的每天用牙齒時都在磨出汞氣體毒害自己,才趕快去清除銀粉。


而在七月份陳國鎮教授演講時,潘醫師已經進一步發展了他的 :“洗手洗腳檢驗 癌症幹細胞” 的手續正好公開,讓聽眾參予測試,我當然樂於參加。 當天有一半(大約十三位)聽眾參與,只有一位有問題, 因為是匿名測試 當天我也不知道是誰。直到第二天上午 我才被告知 “中獎”,當然這種事情讓人心情複雜 ,但是我也知道這是 極早期警報, 一般的醫院癌症檢測是無法驗出的(後來的體檢報告也證明正是如此) 。 所以我決定採用 潘醫師的治療程序 經過兩三周再測,於是每天改吃特定飲食,三餐後用藥水洗手洗腳。期間中被確定是攝護腺癌 (長強穴有CD24 信號) , 而且手腳都有明顯的排毒現象, 第三週果然被清乾淨了。由於自身經驗勝過對癌症理論的理性理解,我是這新實驗手續發展出來以後被次測試的一百五十位 對象中的第六位(共九位) ”健康人”被發現有癌症幹細胞 (其他尚有 幾位已經有癌症醫院紀錄的病人也被重複驗出) 。 這件事讓我加倍感恩,可能這是老天爺對我 :“憑良心 做公益事” 的最好回饋,也讓我更有決心為改變現在不合理與不科學的醫療環境而努力。( 當然這一次測不出有訊號 並不表示以後也不會有訊號,就看我們自己如何保養自己了。)


希望未來能讓潘醫師的中西整合癌症病理的突破最快的能讓更多人分享成果。


參考資料:
1) 紀念黃名德醫師第十四屆國際中醫藥學術研討會 (2012年11月18日)
內容包括: 365天循經論治 , 乳癌2011 及 十四份附錄文件
2) 中華生命電磁科學學會 2013年會 (2013年4月21日): 長壽(Sirtuin)基因(2013)與疾病的循經論治
3) 紀念黃名德醫師第十五屆國際中醫藥學術研討會 (2013年5月23日)
內容包括: 長壽基因(2013)

X

忘記您的密碼了?